分类
外匯交易如何獲利

很多朋友都是同时在多个平台上交易

Michael Houtz

很多朋友都是同时在多个平台上交易

8月7日,在“ 数字经济 看中国”2022年新京报 贝壳 财经夏季峰会之“ 智能家居 提速:未来的家还有多远?”主题论坛上,CSHIA 智能家居 产业联盟秘书长周军,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何人可,红星 美凯龙 家居集团助理总裁兼品牌部总经理宋丹, 麒盛科技 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国海,如影智能创始人&CEO唐沐,围绕智能家居展开了一系列讨论,分享了更多行业前沿信息。

行业“内卷”,竞争成“很多朋友都是同时在多个平台上交易 主旋律”

智能家居行业正在加速发展。今年以来,欧瑞博发布全新操作系统、华为全新升级全屋智能2.0解决方案、 云米 科技推出“一站式全屋智能”解决方案等,另欧瑞博、绿米联创等均获得资本助力, 涂鸦智能 还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同时,多个企业建立数字化生产基地,加快智能技术应用。

注重用户体验,要做刚需产品

“消费者不要酷炫,而是要习惯,习惯代表着高效率、安全、体验好等内容。”宋丹称,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目前大多数的智能产品在销售端、体验端,要注重的是做一个一站式体验中心,让消费者感知这种习惯是不是需要的。因此,红星 美凯龙 打破了商户独立性,形成一个有沉浸式体验的场景化主题馆,有音箱、洗衣机、电视机等全品类的产品,也让消费者感知到一站式的高端消费体验。

市场需要 教育 过程,体验是关键一环

针对这个问题,唐国海在论坛中提到,智能家居在实际的应用推广中,为了推而推有一定的困难。不过,智能家居市场需要一个 教育 的过程,而这个 教育 的过程中,体验是其中关键的一环,给消费者可获得的体验感,企业才能把科技带进千家万户。

企业合力制定标准,切勿成信息孤岛

那么,行业标准应该定在哪里?唐国海称,需要行业创新者、产品创新者及在数字化时代里闯荡的人去想,同时也要结 合同 行、专家一起制定,这是作为头部企业责无旁贷的责任。据介绍, 麒盛科技 智能床已在全球销售800万张,有很多的专利,也起草了很多的标准,在这个行业里还在不断深耕。“但只有我们一家不行,需要我们的行业的人、使用者、参与者、推广者、消费者和管理部门共同制定标准。”唐国海说。

跳出自身概念,加速奔向万亿级市场

“ 麒盛科技 一直深耕智能床领域,整个数字化场景就是把睡眠赛道抓起来。”唐国海也呼吁,有志于睡眠健康、睡眠产业的人,包括专家、学者、科学家、医生等参与进来,让产业丰满起来、产业链完善起来,最终形成一个睡眠产业生态圈,为 老百姓 的高质量生活提供一个睡眠保证。

国外疫情亲历者:我和家人都报名了疫苗接种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videos, pictures and audi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the user of Dafeng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mere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pace services.”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在崩塌的地缘政治中,我被迫离开中国

Michael Houtz

张彦在中国居住超过20年,他凭借对中国的报道获得了普利策奖。他最新发表的著作是《中国的灵魂:后毛泽东时代的宗教复兴》(The Souls of China: The Return of Religion After Mao)。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很多朋友都是同时在多个平台上交易

观察者网 -->

鲁敏杰

【导读】 8月7日,《谭谈交通》主持人谭乔在微博发布了一张声明截图,显示自己已与成都电视台达成“和解”,《谭谈交通》相关视频将基于公益普法、安全宣传等目的继续在各平台传播。成都电视台同时也授权中国公民及自媒体在不以非法牟利为目的的前提下,合理对《谭谈交通》系列视频进行二次创作和传播。围绕《谭谈交通》的版权纠纷也告一段落。 随着自媒体的发达,“街头采访”型的视频越来越多,因为剪辑和侵权造成的纠纷也越来越多,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由《谭谈交通》一系列权利纠纷诉讼引发的讨论,普通人面对传统媒体、自媒体如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观察者网采访了北京市文化娱乐法学会委员、上海格联律师事务所律师鲁敏杰。

观察者网:围绕《谭谈交通》的版权争议引发全网关注不久,有相关被告公司收到了法院判决,因为该公司在公众号上上传了名为“《谭谈交通》超全名场面合集”被法院认定侵犯了成都游术公司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处该公司赔偿1500元并停止侵权。很多网友担心,这一“首判”的案例会不会影响后续谭乔警官和游术公司的纠纷争议结果和赔偿结果?

鲁敏杰:从公开渠道来看,从4月至今,游术公司已经有100多个立案信息。7月11号《谭谈交通》事件全网热议,7月13号就出了判决,说明游术公司早就开始了维权诉讼,诉讼发生的时间远早于事件发酵的时间。

观察者网:最近这件事又有了新的发展,一些曾经上过《谭谈交通》的受访者也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状告版权方游术公司侵犯了自己的肖像权,并索要1元象征性赔偿。这种街头采访是否侵犯了被访者的肖像权?法律上是如何界定的呢?

鲁敏杰:是否会得到法院支持,要看是不是构成肖像权侵权。《谭谈交通》从05到18年一直在制作、播出,应该适用当时的法律,也就是《民法通则》中关于肖像权的规定。《民法通则》规定肖像权侵权的两个重要条件是是否“获得本人的同意”和是否“以营利为目的”。《谭谈交通》在录制的时候显然是没有获得被采访者同意的,那么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就成了问题的关键。

观察者网:既然成都电视台可以有偿地出售版权给私人公司,且购买版权的公司可以通过维权获取巨大利益,是否就可以认定《谭谈交通》目前来看并非一档纯粹的公益节目,而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文化产品?

鲁敏杰:是不是“以营利为目的”,业界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因为目前的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什么是“以营利为目的”,所以每个案件要结合具体情况来看。我认为从目前《谭谈交通》的情况来看,《谭谈交通》的公益属性很强,如果说它是一个营利性的节目,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明。

观察者网:虽然也许这次的多位受访者提出1元赔偿更多地也是出于用法律的方式支持版权纠纷中的谭乔,但是在实践中,肖像权的被侵权人有可能因为所诉对象获得了高额利益而获得相对较高的侵权赔偿吗?

鲁敏杰:肖像权侵权会判赔多少,法院会根据个案的不同,综合考虑案件的影响范围、过错程度、行为目的、方式、后果等来做出判断。

观察者网:除了索赔困难,普通人在面临肖像权被侵犯的情况还会遇到哪些维权困难?

鲁敏杰:我国法律对于肖像权的保护可以说是已经越来越完善,维权的难度也减少了很多。

观察者网:确实,随着自媒体视频的发达,我们看到很多类似的街头采访视频,虽然开头会问“你是否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一般我们都会回答“愿意”,但是最后视频的呈现效果往往会通过剪辑断章取义等方式歪曲被访者的愿意吸引眼球,甚至让被访者遭遇网络暴力,这种情况是否也属于侵犯了肖像权?

鲁敏杰:《民法典》中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所以如果我们被采访的视频遭到了剪辑、歪曲、鬼畜等等,这是极有可能会侵犯到肖像权甚至是名誉权的。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到,普通人被侵犯肖像权的维权有一定困难,“防火”的意义大于“救火”,如果走在路上遇到这样的采访请求,我们应该如何合理合法地“防火”呢?

鲁敏杰:我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要有权利意识,当别人问我们“可不可以”的时候,我们不要简单地回答“好啊”,而是最好多问几句,要把后续“怎么用肖像、在哪里用、用多久、会不会剪辑、会不会转授权”等等情况问清楚后,再接受采访。最好能够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并要求对方发最终成片的链接进行确认。一旦发现对方侵权,要用时间戳或公证的方式第一时间留存证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